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内循环成功有赖于再次思想解放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8-21
摘要: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不断持续,美国挑起的大国竞争不断升级,一系列短期冲击已经演变成了长期约束。回顾1976年以来的经济史,帮助中国经济突破各种长期约束的最重要原因,无外乎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不断持续,美国挑起的大国竞争不断升级,一系列短期冲击已经演变成了长期约束。回顾1976年以来的经济史,帮助中国经济突破各种长期约束的最重要原因,无外乎“思想解放”四个字。

一、内循环的空间已然变小

经济以内循环为主体,简单讲就是扩大内需、补齐消费的短板。在一个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存在供给过剩的经济体里,中国依赖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如果拥有巨大消费能力的欧美国家据绝购买中国商品、撤出在华投资,那么中国经济将面临很大的萎缩压力。因此,能够匹配生产能力的消费水平,就成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约束。在这个意义上说,即便没有外部的变化和压力,扩大内需也应当是一个主动的政策选择。

实际上,有关扩大内需、加强国内经济自身循环的政策概念,早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的1998年就已经出现政策文件里,特别是到了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拉动内需实际上已经是中国宏观政策的首要目标,当年开始实施的“4万亿”刺激计划可以说实现了较好的内循环效果,中国经济在对外依存度下降、贸易顺差减少的情况下,保持了较快的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一度超过30%。

拉动内需可以通过刺激消费,或者加大国内投资两种手段来实现。次贷危机后中国内循环的加强,正是依赖国内固定资产投资的大干快上。但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空间逐渐枯竭。投资和融资是共生的,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已经给地方政府、国有企业以及居民部门带来了巨大的债务问题。以当前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宏观负债水平,年利率只要在2%左右,就能使得还贷利息消耗掉所有经济增量。在此背景下继续刺激投资会使得金融风险难以控制。

如果说十多年前扩大内需尚有选择空间,如今仅剩提高居民消费水平这个唯一选项。

而以提高国内消费水平的形式推动经济循环又谈何容易。消费增加往往是经济增长、收入提高的结果而非原因,即便两者之间存在正向的互动关系,提高个体消费要比拉动宏观增长困难得多。无论从经济增速、政策空间还是外部环境来看,当前内循环政策的运作空间比十多年前要狭小的多。如果当时尚未能实现消费驱动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那么当前宏观政策的中心就应该是实现藏富于民,而非其他。

二、外循环的空间也将变小

经济以内循环为主体,当然不是说要放弃融入世界经济,反而要更积极的维护全球一体化与自由贸易,这一点在政策导向上是明确的。但是,美国的“新铁幕”企图会给中国经济的外部循环带来原生及次生性的危害。

原生性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可以说,新冠疫情本身对美国的对抗性策略形成了掣肘,快速脱钩、据绝中国的便宜商品(包括防疫用的医疗物资)会抬高美国人的生活成本,使得美国的失业后果愈加严重,也正因如此当前中国的外贸部门对美、欧仍有顺差。随着疫情消退以及美国盟国外交策略的加强,经济循环中来自美国、欧盟的外部需求将有减无增。

次生性的危害也在逐渐发酵。印度及东盟国家是中美冲突的最大赢家。中美交恶之后,美国每年达14万亿美元(约合中国一年GDP)的个人消费支出需要寻找新的供给方。产业链的重新布局下,印度有机会成为新的世界工厂,而且早已垂涎已久,如今印度对中国的百般挑衅,不过是在向美国公开示好。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