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疫情生活如何影响我们的思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8-23
摘要:这些天来,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我注意到我的思绪会游离到一些奇怪的地方——一些遥远的旅馆房间。例如我在去年夏末去过的苏黎世:那家旅馆处于较为破败的地段,但房间的两

这些天来,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我注意到我的思绪会游离到一些奇怪的地方——一些遥远的旅馆房间。例如我在去年夏末去过的苏黎世:那家旅馆处于较为破败的地段,但房间的两面墙上都有很大的窗子。再比如我数年前去过的达拉斯:那家旅馆有一个巨大的中庭,摆放着一个铁路模型;我一边熨着自己的衬衫,一边听着播客,内容是关于大器晚成的作曲家莱奥什?雅那切克(Leo? Janá?ek)。还有我在今年1月去过的兰乔米拉日(Rancho Mirage):从前台出发,在阳光下漫步一会儿才能抵达房间;旅馆里的游泳池边种着沙漠棕榈树,看起来很诱人,但是池子里的水很冷,还落满了树叶。

为什么我的思绪偏偏就跳跃到了这些遥远的旅馆上?并不是因为在那里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令人遗憾的是,我必须承认我在旅馆房间内从未做过什么有趣的事情。显然,我的记忆运转的方式很奇怪。

去年春天,我在日本度过了一生难忘的假期后归来,我一直回味着那次度假中的丰富回忆。我在日本时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但事后想来,在新鲜的地方待10天,产生的回忆比在家待10个星期还要多。

我认为这种效应与压缩一部电影相似。视频压缩算法不会将每一帧单独存储,而是先存储第一帧,然后再存储一系列“diff”——也就是一帧与上一帧的差异。一部节奏缓慢、充满冥思、采用远景镜头和固定机位拍摄的电影,可以比快节奏的动作电影压缩得更彻底。

与此类似,充满新体验的一周在回忆中显得更长。每日例行公事般地度过一个月,感觉上似乎没完没了,但在记忆中几乎不会产生波动:其中的“diff”没有大到足以让大脑留意。

在家办公几个月后,我现在意识到这个说法还不太完整。确实,新体验对于创造丰富的回忆很重要。但是,单有新体验还不够。如果要让我们的大脑集中注意力,一个新的实体空间似乎也很重要。

毕竟,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而采取的封锁措施也充满了新体验。其中一些是沉重的:这种疾病夺走了我一个朋友的生命;我在一次事故中打伤了自己的脸;我们不得不戴着口罩,避免肢体接触,为去哪买新的卫生纸而担忧。另一些体验是积极的:发现新的乐趣,磨练新的技艺,克服新的挑战。

但我怀疑,我并非唯一一个发觉自己在封锁期间的记忆很贫乏的人。不论你在Zoom或Skype上与多少新朋旧友交谈,有关他们的记忆都会混在一起,因为现实环境是单一的:对话的一方总是坐在同一个房间的同一把椅子上,盯着同一块电脑屏幕。

著有《运动中的思维》(Mind in Motion)的心理学家芭芭拉?特沃斯基(Barbara Tversky)认为,我们的思维建立在对地点、空间和运动的认知之上。这一点也暗藏在我们的语言中,例如“建立在基础上”和“潜入”这样的短语。我们的大脑最初的作用是帮助我们处理周围情况及其呈现的威胁和机会。而抽象思考是对这些基础空间能力的改进。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所有新鲜事物并非都是一样的。我们的大脑对新地点的记录似乎格外鲜活。一边熨衬衫一边听播客并没什么特别新奇之处,那家达拉斯旅馆的房间也没什么特别有趣的地方。但那是我之前从未去过的实体空间。这就足够引起我大脑的注意了。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