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全球变局下的中国与不结盟运动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04
摘要:“在更远的地方住着藏民,过去他们吃自己死去的父母,因为孝心的缘故,他们必须把自己的肝腹作为父母的坟墓。但现在他们放弃了这一习俗,因为这引起了所有其他民族的厌恶。

“在更远的地方住着藏民,过去他们吃自己死去的父母,因为孝心的缘故,他们必须把自己的肝腹作为父母的坟墓。但现在他们放弃了这一习俗,因为这引起了所有其他民族的厌恶。”

15世纪特维尔的商人阿凡尼?尼基丁(Afanasy Nikitin)在旅行记《三大洋彼岸的旅行》中这样写道。尼基丁不如马可?波罗有名吗?我们不这么认为。

美国力量展示的傲慢如何导致了自由主义的幻灭?

我是俄罗斯特维尔人,五岁开始学外语。作为一名外语学习者,以及最终作为国际旅行者和国际关系评论者,我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两次重大危机:第一次危机与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有关,第二次危机始于乌克兰战争。

第一次危机期间,我的文章《一个小女孩反抗北约的起义》(俄文,我当时16岁)发表于俄罗斯媒体。这篇文章讲述了我被法国背叛的感觉,因为法国选择加入美国为首的盟军,我当时正在学法语。

第二次危机期间,我发表了一篇文章,完整版发在香港,缩减版在中国大陆。这篇文章的观点是,乌克兰战争对各方都是损失。完整版见《俄罗斯、乌克兰和欧盟》。缩减版见《乌克兰和俄罗斯需要妥协》。

第一次危机后不久,我获得了一个机会,遍游欧洲:从西班牙出发,穿越法国,到德国的柏林(在那里我亲眼看到了柏林墙遗址,并住在一家位于前东德的旅馆里),再到芬兰,在维堡附近穿越芬俄边界回国,然后坐火车回到家乡特维尔。第二次危机后,我游历了“美国影响下的太平洋地区”,包括台湾、关岛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最后回到中国沿海城市厦门,我现在称厦门为“我女儿的出生地”。

在这两次旅行中,我都发现了美国的力量和美国的军事机器,这让我在心理上很不舒服,所以通常会详细记述见闻的我,这两次都觉得不得不长时间地保持沉默。

在我最近的这次危机期间,为了“治愈”自己,我还在亚马逊网站上购买了大量的英文出版物,诸如“印度如何看待世界?”“中国如何……”“俄罗斯如何……”这样的书名。这些书,尽管其中的一些是由杰出的人写的,写得非常好,但似乎不能代表这些国家的真实观点,无论是印度、中国还是俄罗斯。这些书代表了生活在美国、在美国大学学习的印度人、俄罗斯人和中国人的观点,反映了美国教授对这些国家的政治的观点。

但是,这些国家的人们的真实观点是什么呢?

来自南斯拉夫的见解

“事实上的国际政治秩序从1999年起就不存在了,” 佐兰?维托洛维奇(Zoran Vitorovic)说。他是一位驻瑞士的南斯拉夫东西方沟通活动人士,是我在莫斯科国立大学最近主办的一场关于数字外交的Zoom会议上遇到的。 “在北约轰炸南斯拉夫而联合国安理会未做出任何决议后,几乎每一年国际政治舞台上都会发生一些事,这些事越来越清楚地证明,国际多边组织,特别是联合国,今天只是在形式上存在,没有真正的政治权力。每个国家都在尝试,或者已经在尝试,做只对本国有益的事。问题是,如果一个国家拥有追求自我利益的任何形式的力量(政治、金融、军事力量),他们就会尝试违反所有国际公约,这种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