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我又会哭了,我好幸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22
摘要:在我九岁以前,我是会哭的,不会太频繁,但条件对了上唇就会抽搐。然后在我九岁时,我看见一个男孩在晨会上哭泣。确切地说是嚎啕大哭,哭得满脸通红,鼻涕眼泪一大把。我当

在我九岁以前,我是会哭的,不会太频繁,但条件对了上唇就会抽搐。然后在我九岁时,我看见一个男孩在晨会上哭泣。确切地说是嚎啕大哭,哭得满脸通红,鼻涕眼泪一大把。我当时被恶心坏了。主要我觉得他是个白痴,居然这么丢脸地把自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自那之后我发誓再也不哭了,总体来说我做得很好。期间出过一次岔子——15岁时我看《海滩救护队》(Baywatch)看到米奇(Mitch)的女朋友死于癌症时,我当着所有朋友的面掉了眼泪。但这样的岔子少之又少。我今年40岁了,这就是我喜欢的表达方式。我知道这样不健康,但为了自尊,压抑情感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代价。我为自己冷酷无情的样子感到骄傲。

或者说,我曾经如此。因为现在水龙头又被拧开了,我对此很困惑。儿子病重我都没哭过,新冠病毒也没让我落泪——要真是为此哭泣倒还好了。最近让我又开始掉眼泪的是天空电视台(Sky TV)的一条广告,是为正在进行的英格兰和巴基斯坦板球对抗赛(Test Cricket)做的广告。

这条广告是这样的。开头是一个令人难忘的镜头:一座没有球迷的体育场。“没有人在看,”画外音说的乌尔都语,就这条广告而言,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但每个人都在看。”镜头切换到一群面带微笑的巴基斯坦男孩。

你可能已经哭了。我第一次被这条广告击中心脏时,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我感觉我的身体不再是我的了,我所能做的就是退后,看着它自作主张。我感到兴奋。第二次是我下楼跟我的妻子描述这条广告,然后又哭了。

之后这种事发生了好几次。我没有感到不快,某种程度上还感到极度幸福。我是被这里面的美所感动,是那些男孩在千里之外和我观看着同一场比赛,那种联系感,那种兄弟情谊……你应该看看这条广告。

一个显而易见的解释是我已经到了临界点。“每个人都有临界点,”《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里的科尔曼将军(General Corman)这么说,“你和我都有。沃尔特?库尔茨(Walt Kurtz)已经到了他的临界点。很明显,他已经疯了。”我也是。与库尔茨不太一样的是我没有入侵柬埔寨,但也差不多了。我们唯一的区别是,我不相信这套。如果情况正相反呢?我现在越来越沉迷一个说法:这场大封锁带出了我内心敏感的一面,30年来这一面其实顶多是处于休眠状态,而最近这一对着电视广告哭泣的感人习惯,其实是我内心重新萌生的同感的一种自然而健康的表达。

当下,每个人都爱自己的邻居,我也不例外。那些以前看起来没什么潜力的邻居其实是哈克尼区(Hackney)最好的邻居,有资格参加全球最好邻居的角逐。我甚至对那些偷吃我甜菜根的鼻涕虫产生了某种同感。这并不能阻止我一周把它们活煮几次,不过近来我煮它们的时候有种谋害生命的感觉。

我和我岳母谈了整件事,这很勇敢,因为第一,她是我岳母;第二,她是一个心理治疗师。她说封锁时期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变得更简单。我们必须保证安全,熬过去——我们必须“做到”。所以是的,哭泣当然是健康的。

现阶段我想继续。不过关于应该哭到什么份上显然还是要有个限度的,比如我不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在店主或老板面前哭泣。而且,我还在继续努力。就在今天早上,我试着为一些真正悲伤的事情哭泣,似乎是有点用,但哭得不痛快,而且非常、非常没有成就感。

我需要回去看天空电视台。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