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谈有关中国保守主义思潮的几点看法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24
摘要:整整一百年前,上世纪的1919年7月,胡适先生曾在“每周评论”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引发蓝志先(公武)先生的一篇商榷。稍后,李大钊先生又撰

整整一百年前,上世纪的1919年7月,胡适先生曾在“每周评论”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引发蓝志先(公武)先生的一篇商榷。稍后,李大钊先生又撰文对胡文反驳,强调主义的重要,是为现代史上有名的“问题与主义”之争。

近几年的中国思想与学术界,常让我想起这场争论,也觉得似乎还有再提“问题与主义” 论题的必要。因李先生后来的文章就是“再论问题与主义”,这里就可谓是隔着世纪的“再”再论了。这一方面说明思想的问题总会有些恒久的命题,会在新的历史情境下不断浮现;另一方面也显示中国百年来迈向现代的艰难,依有长程要走,有些既当下也与历史相关的问题仍需讨论。

问题与主义:哲学与政治的争论

那场后来被胡适先生自己称之为与“马克思主义者冲突的第一回合”的“主义与问题”之争,背景是“想针对那种有被盲目接受危险的教条主义,如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和布尔什维克等等,来稍加批判”。(见“胡适自传”。)他认为:空谈好听的“主义”,是极容易的事。着重外来进口的抽象主义对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是毫无用处的。不顾实际问题囫囵吞枣把整套的外国学说搬进中国,是一种智慧上的懒惰。因为“所有的思想都是从实际的困惑状况之下出发的——不管那是社会的,个体的;制度的或者政治上的”。而且偏向纸上的主义是很危险的,容易被各种政客利用。从他那种实验主义的处理问题的立场出发,他申明并不是劝人不研究一切学说与主义,而是认为思想是演进的,要从问题出发,不要把半生不熟的主义挂嘴上成为招牌,口头禅,自以为找到包医百病的“根本解决”方法,不去面对具体问题的解决。

胡适先生的观点招致许多“反对与敌视,尤其是那些要利用一些主义为口号而从事政治活动的人”(胡先生语),但其中也不乏严肃的学理讨论,最重要的当属蓝公武先生那篇“问题与主义”,认为学理或主义是一种“智慧化的程序”,是对问题进行有效分析的先决条件,是多数人进行共同行动的标准。对待某种事务的态度,问题是因主义制造出的,与人的主观认知有关(见蓝文)。

李大钊先生后来的回应则是从一个新近服膺布尔什克主义的学者出发的。他认为,以俄国的例证来看,“罗曼诺夫家族的问题,没有颠覆,经济组织没有改造之前,丝毫不能解决。今则全部解决了”。各种现存的问题无法得到解决的前提是需要一个“根本解决”。他还引用各种当时得知的外文信息来为俄国新政权辟谣,为布尔什维克主义正名。“在我们这盲目的社会,他们那里知道Bolshevism是什么东西,这个名词怎么解释?不过因为迷信资本主义,军国主义的日本人,把他译作‘过激主义’,他们看‘过激’这两个字,很带着些危险,所以顺手拿来乱给人戴。”(见李文。)

胡适先生后来还写过一篇与这两位先生的“二论”相续的“三论问题与主义”,再一次阐发其“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立场,“所有的主义和学理应该研究的,但是应当把它们当成一种假设的观念来研究,而不应为把它们当成绝对真理。或终极的教条。……不应顶礼膜拜,终止我们的思考和僵化我们的智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培植我们自己有创造性的智慧;和训练我们对解决当前团体和社会里实际问题的能力。也只有这样,人类才能从含有迷信的抽象名词或学理中解放出来。”(见胡文。)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