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科技创新能去社会意识化吗?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2-02
摘要:1月21日晚,首都医科大学饶毅公开发布《正式举报林—裴(1999)论文涉嫌学术不端》一文,几天之后,相关部门维持了2020年9月专家组全体会议的意见 “对裴钢相关论文的调查程序合

1月21日晚,首都医科大学饶毅公开发布《正式举报林—裴(1999)论文涉嫌学术不端》一文,几天之后,相关部门维持了2020年9月专家组全体会议的意见 “对裴钢相关论文的调查程序合规、事实证据确实。论文结论可重复,未发现造假”,并决定不再重新调查。这是饶毅举报的再一次失败,此前,他也曾因举报被诉侵权,最终败诉。

指控造假需要高强度的证据,当原始证据灭失,是很难去证明一个人显微镜下看到的,或者在处理图片时是否修改了。所以,饶毅输在程序与法律上,其实是符合程序正义的。但是归根到底这是一个科学问题,要质疑,只需要说“无法重复”,就够了。中国的科学家共同体,科学组织,把这个问题转化为了一个程序、法律问题,而回避了其是否可以重复这个科学问题。

中国人都喜欢核心科技,核心科技要靠科学家,科学家共同体。

有人认为,在技术创新上,由于技术是价值观中立的,所以,中国用“去意识形态”的方式发展技术,实现赶超。但是,我认为,科学、科学家共同体、科学家组织、科学家、“科学——市场”机制,从来都在意识形态的影响之中。

一、科学本身是无法去社会意识化的

1952年,因为爱因斯坦的政治观念,苏联开始批判爱因斯坦及相对论,指责爱因斯坦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心主义者”。1953年1月,《人民日报》发表了苏联领导人日丹诺夫的文章,批判爱因斯坦是个“反动分子” 、“民主个人主义者”和“旧民主主义者”,但此时,还未涉及到相对论。

1967年末,湖南醴陵的一名中年数学教师周友华,写了篇论文《从物质的矛盾运动研究场的本质及其转化》,用辩证唯物主义批判广义相对论。第二年2月,周友华在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宣读了他的“新理论”。物理学家们当然知道这是一个“民科”,但中科院的“革命委员会”却认为,这是对资产阶级反动观点的批判,应该支持。同年3月,中科院成立了“批判自然科学理论中资产阶级反动观点”学习班,以批判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作为首要任务。6月,学习班印发了《彻底批判自然科学理论中的资产阶级反动观点——评相对论的基础──光速不变原理》。这篇文章,引来了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的关注,印发了《爱因斯坦反动言论集》,并让红旗杂志派编辑帮助修改《相对论批判》,准备在《红旗》上公开发表。1969年秋,中科院还是感觉不妥,开会专门讨论发表事宜,会上钱学森、吴有训、竺可桢、周培源都反对,并直言会成为国际笑柄,带来尴尬,发表的事遂作罢。不过,虽然没有在《红旗》上发表,但革命群众的科学革命热情并没有熄灭,批判相对论运动持续到文革结束前的1976年,各类报刊共发表了百余篇文章。

显然,即便红旗杂志没有发表批判爱因斯坦的文章,但如此压力之下,当时的科学家是不敢研究这个领域的,也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学术方向选择。朱清时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读高中的时候就崇拜爱因斯坦。当时不知天高地厚,还把“做中国的爱因斯坦”作为志向。大学毕业前受文革思潮影响,我幼稚地想批判相对论中的“唯心主义””。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