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货币数字化应摒弃铸币思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2-04
摘要:“货币”本质上是经济关系的量化体现。社会经济形态发生变化,货币也将做出相应的调整。 铸币时代的货币属性 这种经济关系往往主要体现上财富上,由此,货币作为财富的代表甚

“货币”本质上是经济关系的量化体现。社会经济形态发生变化,货币也将做出相应的调整。

铸币时代的货币属性

这种经济关系往往主要体现上财富上,由此,货币作为财富的代表甚或财富本身,就慢慢地习以为常了。这样一种观念发展到政治经济学时代,就成为了货币价值说。这就是铸币思维的代表。

重商主义主张,金银是财富。之后兴起的重农主义则不以为然,其代表魁奈则不纠缠于财富是什么的问题,而提出财富来源问题,主张财富来源于土地。这个“来源”问题,到了政治经济学时代,就抽象为“价值学说”,货币价值说也便由此发生了。“价值”是物化的,还是劳动的?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这些个问题尚待进一步厘清,而在货币问题上,则毫无异议地坚守着所谓“金银天然不是货币,而货币天然是金银”的信条。这便是铸币时代的货币观。

银行时代的货币立场

“货币价值说”,“很快”就被“货币数量说”取代了。中央银行与商业银行体系,“创造”出足够多的货币,这一“创造”出来的“价值”,而只是银行账目上的“数字”而已。铸币还是保留下来,但是已经日益边缘化了。实践中,数量说保留了与价值说的一定的继承关系,就是说,仍以贵金属为“根”,在银行保持兑换贵金属的窗口;往后,这个“窗口”也被关闭了,只是央行“承诺”遵守不“滥造”的“纪律”;再往后,这个“纪律”也不复存在了,大量的中央银行开始奉行所谓的“泰勒规则”,就是每年2%的“货币注水”;现而今,以美联储为首,各大中央银行都开始尝试“大放水”,以提振货币经济。可见,数量说终究不会固步自封,而将打破自我。这便是银行时代的货币立场。

货币的“回归”或“复辟”

货币形态在货币史上的反复或为一个“常态”,货币复辟的实例也不在少数。以北美殖民地为例,伴随殖民经济的发展,当地的铸币出现了短缺,宗主国限制向殖民地输入铸币,且立法限制殖民地发行纸币,造成了流通中实物货币的大量出现:诸如,烟草、海狸皮、贝壳等都曾充当货币;再如,1948年中国恶性通胀事实上完全摧毁了它的货币经济基础,加之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全面改造与确立,大量的票证事实上开始全面修补乃至替代破损不堪的货币经济的功能,事实上,这是中国货币史上实物货币化——“引”的复辟,而在苏东计划经济体系则缺乏“引”的货币史,也无从其复辟可言。

美国里根政府时期,有人建议,回归金本位。因此举将强化前苏联及南非等产金大国的货币权能而遭白宫摒弃。现而今,复辟金本位的声音还在,不过越来越微弱了。事实上,货币是向前演进,还是向后复归,是由货币经济的现实需求决定的,来不得一点儿“浪漫”或意识形态化。

货币数字化,是铸币的复辟,还是账户货币的演进?

“现代货币是账户货币。”凯恩斯在其名著《货币论》开宗明义地指出了这一点。货币关系在本质上是一种账户关系,账户余额是否需要经常地脱离账户,并合法地以何种物理形态——是金银贵金属,还是合金硬币,抑或是纸钞——脱离账户约束,而流转或窖藏,已经不再重要了。这种需求总体上在萎缩之中,另一方面,脱离银行账户的现钞或硬币只是短暂地离开而已,事实上,还将迅速地流回银行账户,除非银行机构本身要对其实施收费等限制。也就是说,银行时代已经没有铸币时代意义上的铸币了。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