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拜登经济刺激政策,如何影响美国通胀?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4-07
摘要:3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1.9万亿美元抗疫刺激法案,致力于缓解疫情给美国民众带来的经济困境,推动个人消费增长,提升经济增速。由于涉及到的刺激金额数值巨大,该法案

3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1.9万亿美元抗疫刺激法案,致力于缓解疫情给美国民众带来的经济困境,推动个人消费增长,提升经济增速。由于涉及到的刺激金额数值巨大,该法案一经报道便引发了巨大反响。

一个重要的议题是,规模巨大的刺激法案是否会在不远的未来引发通货膨胀?我们认为,与过去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本轮经济刺激法案是美国第一次在超低利率环境下实施大规模财政刺激。毫无疑问,在短期,货币和财政双刺激政策将会推动通胀迅速上涨。但是,这种刺激未来是否会引发通胀螺旋式上升是市场主体担忧的焦点。作为政策制定者,美联储也在探索未知领域,如果没有妥善管理市场预期,导致通胀预期上升过快,可能会迫使美联储收紧货币来管理通胀,这将会引发全球资产价格被动调整。

大多数美国主流经济学家认为刺激法案是必要的,但是对法案的规模是否过大以及可能带来的经济后果存在争论。美国前财政部部长萨默斯认为,新冠疫情冲击不同于金融危机。在这次疫情冲击中,失业率逐渐下降而非金融危机中的急剧上升,货币环境也比2009年宽松得多,消费者需求更多是受到疫情压制,在疫情缓解后经济将逐步复苏。萨默斯从产出缺口角度衡量了这次刺激计划的大小。引用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估计,萨默斯指出本轮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将至少达到预期产出缺口的三倍,而金融危机中奥巴马刺激计划仅相当于产出缺口的一半,这有可能引发这一代人从未见过的通胀压力,从而威胁金融稳定,并挤压美国公共投资的空间。克鲁格曼持有相反观点,他认为当下没有人知道如何衡量产出缺口,而产出缺口的数据也很容易被操纵。他认为拜登的救助法案不会让美国重演上世纪70年代通胀老路,并坚信美联储拥有足够的政策工具来应对价格上涨的压力。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被问及增加支出是否会导致经济过热时,她表示不认为会发生这种情况,并指出经济衰退与失业才是当前最大的危险。对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耶伦表示并不能反映市场对通货膨胀的担忧,而是对美国经济复苏的预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表示,预计经济复苏将在未来数月引起通货膨胀,但这只是暂时的,还不足以促使美联储加息。

财政刺激对经济与通胀的影响取决于其具体内容,因此我们首先简要了解拜登刺激法案的主要内容。仔细分析拜登刺激法案可以发现,此次财政支出资金主要有两类用途。

第一类是对中低收入群体的转移支付,包括对中低收入者提供每人1400美元的直接补助、延长400美元/月的失业救济、帮助失去工作的低收入家庭支付租金等费用、为无家可归者提供紧急住房以及向地方政府转移支付中用于发放政府人员工资的部分等。第二类是扩大政府消费性支出,包括提供1600亿美元用于疫苗和病毒检测计划,提供1700亿美元帮助学校开放等。此外,刺激法案还包括其他内容,如对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行业的帮助等,但数量较小,这里忽略不计。综上,我们认为这一轮财政刺激聚焦于疫情期间受损的个人与机构,主要目的在于疫情纾困与扩大消费需求。

本轮经济刺激法案是近年来美国第一次在低利率环境下实施大规模财政刺激,在短期内对通胀会有显著推动作用。

首先,财政刺激将显著扩张消费需求,从而推升通胀。如上文所述,拜登刺激法案的重点是对中低收入群体进行补贴以及扩大政府消费性支出。由于中低收入群体边际消费意愿非常强烈,因而中低收入群体收入的增加会显著增大消费需求,而扩大政府消费型支出会直接扩张总需求,因为政府直接扮演了市场购买者的角色。在经济衰退背景下,无论是居民消费的增加还是政府消费的增加,都会带来乘数效应,这是因为消费的增加会增加对劳动力、资本、土地等生产要素的需求,在衰退中这些生产要素往往存在明显的闲置,对这些闲置要素的使用显然会进一步增加要素所有者的收入,进而增加其消费,然后再次增加闲置要素的使用,依次循环,最终带来的消费增加往往大于最初的政策刺激。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估计,本次财政刺激的支出乘数约为1.3,即财政刺激带来的GDP增加将是财政支出的1.3倍,财政刺激将分别使美国2021年与2022年实际GDP提升4个百分点与2个百分点。总需求的扩张不仅会直接推升最终品价格,还会通过大宗商品价格与工资的上涨间接推升最终品通胀。

其次,财政刺激可能提高通胀预期,进而推升通胀。因为当企业预期未来价格更高时,会减少当前供给或者提高当前价格,消费者的提前囤货动机也会推高当前价格,因此预期未来通胀上升会提升当前通胀。通胀预期的形成机制非常复杂,简单来说,主要依赖于过去一段时间的通胀变化以及对未来经济的预期。人们倾向于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通胀变化来推测以后的通胀,即所谓适应性预期。人们普遍相信,此前特朗普的财政刺激政策促进了美国经济复苏,与其相伴随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疫情对供给端的压制导致美国通胀已经开始抬升,这引发了人们一定程度的通胀预期,如美国圣路易斯联储公布的5年期通胀预期在疫情后也从0.8%的低点一路攀升至2.2%,接近2018年高点水平。与此同时,虽然人们对美国经济将复苏到何种程度存在分歧,但对经济逐渐复苏的预期相当一致,在这种背景下再次实行大规模财政刺激显然可能引发人们对未来经济过热的想象,这也会推升通胀预期。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