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德国2021大选系列之二:搭上“新绿”快车的绿党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5-13
摘要:【编者按】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将在今年9月进行。联盟党(Union)、社民党(SPD)和绿党(Grüne)都已推出各自的总理候选人。默克尔执政16年之后的德国,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编者按】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将在今年9月进行。联盟党(Union)、社民党(SPD)和绿党(Grüne)都已推出各自的总理候选人。默克尔执政16年之后的德国,会是什么样的景象?为此FT中文网推出“德国2021大选”系列文章,本文为该系列文章中的第二篇。

当80后安娜琳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以德国联盟90/绿党(Bündnis 90/Die Grünen,以下简称“绿党”)总理候选人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德国主流媒体、社交网站上,出现了不小的喧闹。她穿着皮夹克的照片开始刷屏,并被配以“终于不一样了”的标题。在履历雄厚的老年男性政客堆里,贝尔伯克就好比终结寒冬的第一缕春光。

谁更“新”?

喧闹之际,贝尔伯克一定会被拿到放大镜下来观看的。

在著名电视谈话节目《Anne Will》里,主持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当选为绿党总理候选人,是否因为你是一名女性”。这里得交代一下,绿党党主席职务有二重奏的传统,即由两人共同担当党主席。这次被推选为候选人的是贝尔伯克,而不是另一位男主席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51岁的哈贝克曾赢得过地方选举,当过某联邦州副州长和州能源部长。用批评者的话来说,相比之下,贝尔伯克不仅没担任过部长或州长,连基层乡长都没当过,如果这样一只“小白兔”当上总理的话,怎么有底气站在普京对面?贝尔伯克的主要履历为,从2018年起和哈贝尔共同担当绿党党主席,2013年起成为联邦议院议员,曾为一位欧洲议会议员做过办公室负责人。

在节目中,贝尔伯克不失礼貌地笑,言辞间左右躲闪。主持人穷追不舍,贝尔伯克一句“我学习能力很强”,俨然一位职场新人的面试现场。总之,贝尔伯克承认自己的女性角色在决定候选人问题上起的作用,却没说出,在无执政经历的弱势之下,还有什么个人优势。

其实,绿党的决定有迹可循,两性平等是绿党的基本主张之一。虽然,“女性也能当总理”在德国已无需迫切得到证明,可默克尔代表不了女性中的大多数。可以说,让女性来做候选人,是绿党对男女平等的一次注脚、一个重音。况且,今年40岁的贝尔伯克,比默克尔当年成为联盟党(Union,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总理候选人时要年轻11岁。她象征着更年轻的力量。

相比较起联盟党,绿党更早地、更顺利地推出自己的候选人,她跟所有可能的候选人都不一样。选民不一定真的对贝尔伯克本人多么偏爱,但至少表现出了对大联合政府(由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有多么厌倦。没有谁比德国两大老牌党联盟党和社民党,以及它们的黑红执政组合更老旧。在联邦政府层面,1966-1969年、2005-2009年、2013-2017年、2018年至今,都是两党组阁。而疫情成为一面照“老”镜。德国试图实现的大量检测和疫情追踪APP终未实现,而官僚主义却暴露无遗,数字化则举步维艰……执政党在疫情中的“老态”,成为绿党的“新”机。

绿党有“推陈出新”的传统,至少在建立之初。该政党崛起于上世纪80年代德国的反核电运动。它当时就将自己定位为非典型的、反传统政党的政党。那时候,联邦议院里大会现场,绿党人须发长飘、身穿挪威毛衣的样子,很新鲜。1985年,黑森州出现了第一位绿党环保部长约施卡?菲舍尔(Joschka Fisher)。他在就职仪式上身穿牛仔裤、脚蹬耐克运动鞋的样子成为各大媒体头条。多年以后,菲舍尔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承认,穿上那双白得晃眼的运动鞋是党内经过讨论后的结果。当时的绿党人坚信“岂能穿着西装打着领结去呢”,一众黑皮鞋中的独此一双白,象征着打破禁忌和挑战当权派。而今,那双鞋已经躺在了博物馆,而绿党也早已不是那个边缘的新力量。1983年,绿党突破5%的选票门槛,成功入驻联邦议院。1998年至2005年,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从而也诞生了第一位绿党外交部长和副总理。2011年,巴登-符腾堡州(Baden-Württemberg)出现了第一位绿党州长。而今,甚至可能会出现第一位绿党总理。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