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一直被误解,难以被逾越的中国菜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9-24
摘要: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大蒜,算得上是

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大蒜,算得上是中国厨房里的标配,可它真正进入德国人施德凡的食谱,却经历了漫长的几十年。

大概35年前,施德凡还是“青葱少年”,每周五和女朋友约会时,他都会闻到她嘴里的一股怪味。一直到后来,他才明白那是大蒜味,于是断定,女朋友的妈妈当时一定是故意的。

紧接着大蒜懵懂阶段之后,施德凡又经历了一场大蒜冲击波。大概30年前,楼道里搬来了一位新女邻居。那个嘴里总嚼着外来蒜的德国女人形象给施德凡的震撼不小。相当于第一次看到周星驰《功夫》里的那位头戴卷发棒,嘴叼一根烟的包租婆。当然,施德凡没看过《功夫》,更听不明白“蒜你狠”这样的梗,但当时的他,隐约嗅到了蒜味中的危险气息。

其实在欧洲,地中海一带的人们早已捷足先登,享受到了大蒜的好。蒜和姜的出现,原本有机会为只知道撒盐撒胡椒的德国人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但太多的人并没有迈进这扇门。

大概25年前,施德凡在大城市科隆上大学的妹妹回家做了一道刚学的意大利菜,那是施德凡第一次亲口吃上大蒜,惊为天人,从此无蒜不欢。大蒜终于在施德凡这完成了本地化和个性化。接下来的故事,我是从施德凡的好伙伴们那儿听说的。

施德凡的食谱扩张成了他们的灾难。他们一旦和施德凡组局出行,首要任务就是要一路盯紧他的饮食。一旦施德凡吃了大蒜,再经过他的肠胃的再加工再到废弃排放,啧啧。假如排放发生在车里,车里的人不仅得全部下车,车门还得全部打开晾半个小时。这在高速上是不可想象的。后来,施德凡在成为有某大家族的“赘婿”之前的那一年里,再也没有传出来过#施德凡+大蒜#之类的消息,太励志了。总之,为了入驻豪宅,施德凡要么控制了“进口”,要么控制了“出口”。不过,后者概率较低,因为从长远来看,人可以夹着尾巴做人,但不可能夹着屁做人。

见识了大蒜的德国人,并不等于拿到了中国厨房的门票,大蒜只是中国美食这片星辰大海里的一粒星光、一瓢弱水。大概10年前,成了大户人家的施德凡喜欢上了中国菜,因为他偶然结识了一帮中国人。他尝到了泡椒凤爪、卤鸭舌、香辣猪蹄等等,感慨世界太奇妙。可惜,绝大多数德国人并不会必然认识中国人,即使结识了中国人,也并不必然像施德凡一样对陌生的食物持开放态度。

来到德国之前,我一直以为美食无国界。慢慢地我才发现,中国菜一直被误解。在这里,中国菜只是被粗暴地归类成亚洲菜。而所谓的亚洲餐馆经常以快餐小店的方式出现,菜单上的菜式要么超过一百多道,要么就是商场连锁店里那么仅有的咖喱或炒面。中国菜的形象,模糊至极。

而且,德国人对中国菜抱有一种怪味想象。皮蛋在这里有个怪诞的名字:千年老蛋。而疫情,强化了这种怪诞的感觉。在这个特殊时期,“蝙蝠汤”作为标签莫名其妙地被贴在中国菜上。在日常的聊天里,电视节目里,我都听到过这样的表述。它可能是个玩笑,玩笑的背后,可能是偏见和无知,也可能只是单纯的人云亦云。

几年前,我曾在一份德国主流报纸上读到一篇其驻东亚记者关于四川菜的整版文章。作者用大篇幅细致描述了成都街边烧烤摊如何烤茄子的每一道工序,字里行间散发着花椒油和辣椒末的致命诱惑,整篇文章都在探寻原汁原味的宫保鸡丁是如何在走向世界中失真的。异国他乡的我不仅看饿了,也看感动了。德国关于中国的报道要么关于政治,要么关于经济,难得读到这么一篇对中国饮食文化的耐心和发现。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