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书评:《新自由主义秩序的兴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4-26
摘要: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人们很少能在书

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人们很少能在书评中用上“即时经典”这个词,但加里?格斯尔(Gary Gerstle)最新的经济史著作《新自由主义秩序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Neoliberal Order)值得这一称赞。

本书将新自由主义定义为一种“高度重视自由贸易以及资本、商品和人的自由流动的信条”,将新自由主义,以及去监管化和世界主义放在一个横跨百年的历史背景下,这对于理解当下美国乃至全球的政治至关重要。本书还将这一个世纪以来非常复杂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趋势结合在一起——这些趋势往往是孤立的,但实际上却是互相紧密关联的——从而为美国一直以来的足迹以及未来会走向何方做出了全新、重要的阐述。

对于读者而言,格斯尔在这本书中做的最有用的事情之一是打破了“保守”和“自由”的一般定义,至少在美国经济史的框架内是这样。共和党籍的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两位布什(Bush)都是“保守派”,而民主党籍的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是“自由派”。不过,他们所有人都可以被称为新自由主义者,因为他们的许多经济政策的核心都是放开(或者至少不是限制)资本主义,他们的基本理念是,市场的确是最懂的。

虽然几十年来不受约束的市场最终导致了从金融危机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崛起(再次反映了新自由主义及其引起的不满情绪是如何模糊了政治范畴的)等一系列结果,但不受约束的市场在一开始是必要的,并且从许多方面来看都是对更之前事情的有用反应。如果不了解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的“新政”(New Deal),以及它是如何显著扩大公共部门权力的,你就无法真正理解里根革命(Reagan Revolution),以及里根解散工会、去监管化和大减税的举措。因此,本书的第一部分探讨了20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的事件,那时,经济权力的钟摆转向了国家计划、福利、遏制企业垄断,稳定压过了投机。

这本关于新自由主义的书从美国前总统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开始写起——胡佛的失败为罗斯福的成功铺平了道路——而不是从弗里德里希?冯?哈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开始,这一事实会让一些读者(比如我)感到困惑。其他关于这一主题的重要作品,比如格斯尔很恰当地点出的奎因?斯洛博迪安(Quinn Slobodian)的《全球主义者》(Globalists, 2018),从一战后新自由主义的欧洲发源地维也纳讲起,当时哈耶克和路德维希?冯?米泽斯(Ludwig von Mises)等经济学家在努力寻找一种方式,把被战争撕裂的欧洲大陆衔接起来。

他们提出的思想是新自由主义,其理念是,如果资本、商品和人能够更自由地跨越国界,冲突就很可能会更少。他们的思想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机构的创立奠定了基础,但此后这些机构没有像过去那样运转良好,部分原因在于,世界从来就不像《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专栏作家汤姆?弗里德曼(Tom Friedman)本会让我们相信的那样是平的。资本,一如既往地,比商品或人的流动更快。

格斯尔非常巧妙地将美国后2000年代的政治和经济时刻串了起来,那个年代既复杂又迷人。在那个年代里,许多东西发生了碰撞:弗里德曼的著作《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 2005)举例说明的“技术乌托邦主义”,当时美国发动的两场失策的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受制于华尔街和硅谷的民主党,首位黑人总统当选,经济崩溃,以及从来都不符合普通选民意愿的政治叙事——我们必须拯救银行,而不是房主。

虽然这本书300页的内容不可能将每一个妙趣横生的细节都涵盖进去(我渴望读到更多的关于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阵营之间的存在主义分歧,书中提供的例证包括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鲍勃?鲁宾(Bob Rubin)和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还有其他担心这一切将会带领美国走向何方的前克林顿政府和奥巴马政府的顾问,比如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和乔?施蒂格利茨(Joe Stiglitz)),但格斯尔的大致思路是正确的。低利率、金融化和布什的“所有权社会”与加州(California)日益增长的财富、身份政治和对股票期权的创造性会计行为相冲突,酿成了我们自己版本的1929年,随后很快就出现了我们现在看到的丑陋的种族和阶级分化政治。

格斯尔在捕捉政治讽刺方面真的很有天赋:1960年代的嬉皮士如何变成了旧金山湾区(Bay Area)的自由主义者,更多人能够获取信贷如何对少数族裔造成了最大伤害,民主党人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如何成为了去监管化者,个人追求财富的“自由”如何演变成了可怕的不平等和不安全。但他在这方面似乎忽略了一点,也就是在他眼中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建构师”里根,是如何支持工业政策的(要么是他漏掉了,要么就是他没有深究),以及里根如何以自愿出口协议和反倾销税等形式,利用国家权力来提高美国的贸易利益。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