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德国的安全政策正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4-28
摘要: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克里斯多夫怎么

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克里斯多夫怎么也没想到,俄乌战争以来,德国各界居然讨论起重启兵役义务来。和好些同龄德国人一样,克里斯多夫服过兵役。1989年,就在柏林墙倒塌前一个月,在社会服务和兵役之间,他选择了后者,成为一名大西洋北海上的一名扫雷兵。不曾想,海军生活并非想象中的那样惊心动魄,只有单调的训练、经常性的晕船和削不完的土豆。他每天倒计时回家的日子,随着当时冷战局势的不断缓和,克里斯多夫的服役时长从18个月缩短到15个月,再到12个月。

就在服役即将结束前两个月,海湾战争爆发,德国决定派遣扫雷舰队。正在法国附近的北海上训练的克里斯多夫陷入了极大的不安当中,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参与其中。不安持续了两周,德国扫雷舰队经由北海前往波斯湾,幸运的是,克里斯多夫的船只并没有被要求一同前往。1990年10月,服役结束的克里斯多夫顺利登陆,“重获了自由”。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觉得自己在海军浪费了大好青春的克里斯多夫并不太愿意回首这段往事。德国的兵役和社会服务作为义务在实施了55年后,于2011年被取消,服役自此变成了自愿行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要不要重启兵役义务也成为了话题。德国联邦国防部长兰布雷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和联邦国防军总监察长佐恩(Eberhard Zorn)都排除了目前重启的必要性。后者认为,服役者无法完成现代化军队里的特别任务。

就在俄罗斯进入乌克兰的第三天,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发表了政府声明,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一次性投入1000亿欧的特别资金升级联邦国防军,并开始每年增加防务支出,使得其GDP占比超过2%。朔尔茨将欧洲大陆面临的局势描述成“时代转折点”。

经济强国德国在防务上“不够慷慨”的支出,一直受到美国的抨击。2014年的威尔士北约峰会上,成员国达成一致,将国防开支占GDP的比重在十年之内朝2%的目标推进。然而,德国从来没有显露出奔赴2%的迹象。SIPRI数据显示,2021年,共有8个欧洲成员国的军费支出达到了其GDP的2%,比2020年少一个国家,比2014年则多出两个。德国2021年军费支出为560亿美元,GDP占比1.3%,因为通胀,该支出同比下降1.4%。在2000年至2020年间,德国的国防支出占GDP比例在1.1%到1.4%之间浮动。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德国2020年的国防支出占财政支出的2.2%,低于欧盟的平均水平2.5%。各国在国防费用的具体分配上也不一样。据北约2021年的数据估算,在大型装备(包括相关的研发)上,法国投入27.8%,西班牙22.7%,而德国的这部分支出占18.6%。

而今,朔尔茨突然宣布挺进2%的目标。Politico的一篇文章将朔尔茨的路线转变总结为融合了压力、震惊和对过去对俄错误路线的痛苦反省。在政府联盟里,最大的变化发生在向来主张和平的绿党身上。去年绿党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的选举海报,打的还是“不往战争地区运送武器装备”的和平牌。而今,绿党几乎在党内无异议的情况下,主张向乌克兰供应重型武器,其中就包括外交部长贝尔伯克,以及因其猛烈抨击朔尔茨政府而被人嘲笑成“重型武器专家”的联邦议院绿党党团主席霍夫雷特(Anton Hofreiter)。同样来自绿党的副总理、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也表示,“和平主义目前只是一个遥远的梦”,“袖手旁观是最大的罪过”。1999年科索沃战争时,当时的德国自二战以来第一次对他国采取了军事行动,参与了北约的空袭行动,并且在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当时的联邦政府也是由社民党和绿党之间的联盟,只是绿党不得不支持社民党的施罗德。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于绿党来说并不轻松。在一次绿党特别会议时,当时的的外交部长菲舍尔(Joschka Fischer)被示威者突然投掷过来的红色颜料塑料袋击中。今天的联邦政府同样是社民党加绿党的组合,只是多了一个自民党,而今在向乌提供武器上,绿党在向来自社民党的总理朔尔茨施压。

两个月前预告了“时代转折点”的德国总理朔尔茨,面临的批评不仅仅来自绿党,还有反对党、社民党内部和其他国家,尤其是在重型武器问题上。据dpa,德国确实向乌克兰输送了头盔、机枪、反坦克榴弹发射器等,但没有重型武器。在批评者看来,无论在对俄制裁、能源去俄罗斯化上,还是对乌武器供应上,德国政府都显得犹豫不决,完全体现不出“时代转折点”。日前,朔尔茨政府表示,德国联邦国防军没有多余的库存,因此不直接向乌克兰提供武器,而是资助乌克兰向德国军工企业购买武器装备,同时提出,向乌提供乌克兰战士更熟悉的苏式武器的东欧国家,可从德国获得武器补缺。乌克兰驻德大使梅尔尼克(Andrij Melnyk)指出德国给出的武器清单里并没有重型装备,他对德国政府的说法也提出了质疑:德国联邦国防军超出400台黄鼠狼步兵战车,其中仅用于培训和训练的100台为什么不能马上用来支援乌克兰?梅尔尼克还指出,德国应该提供其狐式装甲车和能起到关键作用的PzH2000。联邦国防军副总监察长劳本塔尔(Markus Laubenthal)在电视采访中对此问题做出了两点回应:实现对这些重型武器的操作,乌方需要几周的培训时间;联邦国防军自己需要这些装备,比如以应对突发事件。上周,在接受德国《明镜》的采访中,德国总理朔尔茨做出了类似的解释。同时他表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避免局势恶化。不能升级为核战争。”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