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奈飞和脸书大跌后,还能买吗?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5-06
摘要: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从2022年初算起到

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从2022年初算起到4月底,美股中有不少有名的大公司股价大跌,比如奈飞下跌了68%,脸书下跌了40%,特斯拉下跌了17%。因此很多读者免不了产生这样的疑问:现在可以考虑买进了么?可以抄底了么?

在回答上面的问题前,让我们来看一个类似的问题:从2022年初到4月底,标普500指数下跌了13%,那么现在可以考虑买入了么?

后面这个问题,要比前面那个问题容易回答得多。其答案就是:取决于你的时间维度。比如你的投资时间维度在20年以上,那么你几乎不用担心择时的困扰,因为在美国股市过去200多年的历史上(从1802年开始算起),任何一个20年时间内,股票的真实投资回报(即扣除通胀之后)都是正的,介于每年1%到每年12.6%之间。如果你把时间维度缩短到10年,并假设美股未来的回报和之前200多年的历史平均回报相似的话,那么你的真实投资年回报会介于负4.1%到正16.8%之间。也就是说从概率上来说,耐心的长期投资者赚钱的概率要远远高于亏钱的概率。

现在我们回到上文中的第一个问题,如果投资者拥有相似的投资时间维度,能够有耐心守上10年,甚至20年,那么我们能否用相同的逻辑,买入刚刚大跌的奈飞、脸书或者特斯拉并长期持有,以期待获得高于平均的投资回报呢?答案是否定的。

为什么两个相似的问题,答案却完全不一样?主要的原因在于,个股和指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从长远来看,指数反映的是一国长期的经济活力和增长,因此有相当的韧性,迟早会涨回去。而个股则不同,很多个股都是会一蹶不振,甚至退市倒闭的。

举例来说,1950年,美国股市共有28,853个上市公司。而到了50多年后的2009年,只剩下大约20%的公司继续在交易所上市。而那消失的2万2千多家企业,其中有45%被并购,9%破产,3%私有化,还有一些公司因其他原因退市私有化。

在一个健康的市场经济中,由于市场竞争和科技进步,不同的公司经过优胜劣汰的洗礼是很正常的,如果百年以来市值最大的公司始终是那几家的话,反而让人感觉经济活力不足,或者垄断力量太大。举例来说,1950年代营收最高的美国公司主要集中于汽车行业(通用和克莱斯勒)、石油行业(埃克森、美孚、海湾石油)、化工行业(杜邦、通用电气)和钢铁行业(美国钢铁、伯利恒钢铁)。然而到了2021年,只有合并后的埃克森美孚还位于营收排名前十(第十名),其余的赢家则变成了零售(沃尔玛、亚马逊),科技(苹果、谷歌)和医药(西维斯健康、联合健康)。如果在1950年代购买了当时的赢家公司并长期持有,那么投资者的投资回报就会很糟糕,因为其中一些当时的巨无霸,早已被历史无情的车轮碾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是投资者如果购买指数基金,那么他就不会被这样的优胜劣汰所影响。因为指数从本质上来说只包括胜者。如果一个公司的市值不断上升,那么它会被囊括进指数,比如2020年年底成为标普500指数成员的特斯拉。而如果一家公司的市值不断下跌,那么该输家会被剔除出指数,比如2015年,曾经的化妆品巨头雅芳(Avon)被剔除出标普500指数。

事实上,展望未来,公司间的优胜劣汰有愈来愈烈之势。比如在1960年代,标普500指数成员在指数中存活的平均时长为33年左右。而到了2020年,该数值已经下降到20年。也就是说,一家公司从进入标普500指数,到它被剔除,平均只能维持20年左右。这也意味着,到了10年后的2032年,目前标普500指数中大约一半成员都会发生替换。

这也是为什么,随机的在上市公司中选取一个股票购买,其回报永远及不上同期的指数回报。比如如果我们统计从1963年到2020年的美股回报,所有上市公司的回报中位数为每年6.6%(含分红),而同期的标普500指数回报为9.9%(含分红),比随机选股票可以获得的回报高出50%。

简而言之,个股和指数之间有一个本质区别,那就是个股是可能一蹶不振,甚至价值归零的,而指数则基本不会,除非整个国家经济陷入严重的经济灾难,或者大型战争。相对于个股而言,指数拥有个股无法比拟的多元分散和囊括赢家的价值。如果一位投资者有比较长的投资维度,有耐心长期持有,那么他应该通过低成本的手段长期持有一个多元化的指数投资组合。当然,这并不会剥夺投资者继续选择投资个股的自由。只是投资者需要明白,如果他想像巴菲特那样认准一个公司股票持有30年甚至更长,那么他最好有十足的把握,确信自己有巴菲特那样的洞察力和耐心,并且判断正确。

参考资料:

Jeremy Siegel, Stocks for the long run: The Definitive Guide to Financial Market Returns & Long-Term Investment Strategies

Geoffrey West, Scale: The Universal Laws of Life, Growth, and Death in Organisms, Cities, and Companies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