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我在台湾学到的「漂亮中文」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6-06
摘要: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近来,人教版小

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近来,人教版小学教材的插图引起热议。80后90后纷纷打捞起记忆中那些描摹着时代剪影意趣的课文插画。这让我想起打小从中国文学里获得无数细碎快乐的那些日子,以至于此刻不免思忖,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中文教育?所谓「漂亮的中文」又是什么?

我已然不清楚现在的学生在读什么课文。直到年初,我的表妹Lindsey——在上海一所国际学校念Year 6——将张爱玲的《天才梦》摊开在我面前。她的中文教材比较自由,老师选取文章揭示一个主题,当月主题是「自传」。除了《天才梦》,其余三篇文章是——丘吉尔回忆童年偏科,沈从文幼时在湘西逃学的故事,还有毕淑敏的自传。懂得收录张爱玲和沈从文,我笑说:「你们老师的阅读品味倒也还不俗。」

Lindsey想让我为她讲讲张爱玲。自然,为谁讲张爱玲,我都责无旁贷。在我有涯的阅读经验里,那种让你血液里叮铃作响的感动,多半是张爱玲给的。如果马尔克斯的文字有一种把你吸进去的魔力,那么张爱玲就是让人沉下去,不断沉下去,深不见底。自从夏志清在文学史上为张爱玲正名以来,港台的文人、学者日日都在谈论着她,大陆的许子东、止庵亦然。因为她一落笔,就是真正漂亮的中文。

可我又不免为难,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眼前的11岁小女孩和这篇《天才梦》所写就的时代几乎隔着山长水远的遥遥一百年。读上几句《天才梦》,你就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文字——1939年一个民国少女的散文,混着古中国的精雅与大西洋的新潮,那些色彩浓厚、音韵铿锵的字眼是她经年累月浸润在《红楼梦》、《聊斋志异》和俗气的巴黎时装报告里共同作用的结果。

我侧目:「你试着读一读?」Lindsey脆生生的嗓音从「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开始响起,继而时不时卡壳在不认识的中文字上。读了一页,她遂放弃:「读不懂。」其实,很难希冀她读懂,尤其她是如此西化的一个小孩,比起稚拙的方块字,她的斜体英文显然写得更加成熟。这种西化有时也体现在思维上,她半小时就能画出一张很有梗的政治讽刺漫画——比如丘吉尔和希特勒摆出经典手势,写上“Scissors beats paper”,大人们都很赞叹。

不过,《天才梦》短短千来字,我还是逼着她读完了。我们翻到文末附上的张爱玲照片,那个旗袍加身昂头睥睨的女作家。Lindsey说:「她看起来很高冷。」 我顿了顿:「她是苍凉。」她不解:「苍凉?」罢了,我断不能要求她现在就懂得苍凉,便岔开去说起张爱玲用第一笔稿费买了口红的小故事,絮絮荡了开去……「《天才梦》难得之处在于她很有自我意识。你知道张爱玲的理想吗?她说自己要比林语堂更出风头,穿最别致的衣服,周游世界,过一种干脆利落的生活。」我不晓得Lindsey听进去多少,想着她至少初识了这位写出漂亮中文的作家。

不料,两周后,听说Lindsey的作文几近满分,老师在文末点评:“文章很好地运用了张爱玲《天才梦》的语言风格!” 课上读完名人的自传,学生被要求写自己。以《天才梦》打底,她写了自己未来想拥有自由带来的快乐,但这种快乐存在前提——支配时间、资产、知识的自由。而她并不急着选择长大做什么,毕竟连随遇而安的人也会被命运指派新的角色。读完作文,我惊喜于她那份自我意识的闪现,更想起那一日她朦胧的神情下,原来感受到的比我以为的更多。这场发生在Lindsey身上的中文教育是成功的,她显现了阅读以后的哲思,亦领略了文字的风格。

与她年龄相仿时,我似乎也被一种迷蒙的自我意识所笼罩。初中早读,大约是《荷塘月色》,除了那句「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篇朱自清的散文让我感到虚渺。于是我大方地看起了《围城》,尽管钱钟书具备学者的好,有时并非小说家的好,但英式幽默在那个早晨还是比朱自清的苦闷好些。老师出现在身边,默默收走了我的书,嘱我周五再取回。那日,她从抽屉里拿出《围城》,浅笑道:「书是好书。」 她的眸子里甚至有一丝赞许,我大概理解,毕竟她是一位会推荐我们看钱穆、柏杨的老师。而我,如今也已分不清那时的行为是一种炫耀阅读品味的虚荣,还是挑战教育制度的反叛。

及至18岁去了台湾念中文系,对于文字的审美,我才建立了一种系统性的意识。浩浩汤汤的中华文化在《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元曲、宋词中翻腾涌现。老先生写得一手好骈文,却教我们韩愈、柳宗元的散文,韩、柳引领古文运动,主张文以明道,最是反对六朝以来铺排华丽的骈文。午后,在山雨欲来的青烟色空气里望出去,是钱穆故居,朱红大门上拓的金色墨笔字——「素书楼」,有些教授会说,年轻时曾在这栋翠竹掩映下的小楼里听钱穆讲学。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