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采访乌干达牧师Wamboka:一所贫穷孤儿院的呼唤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9-16
摘要: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更多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谷歌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 近期,笔者偶然结识了东非国家乌干达

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更多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谷歌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

近期,笔者偶然结识了东非国家乌干达的基督教牧师Jossey A. Wamboka,一个30岁的黑人男性,在社区圣经学院学习,尚未完成高等教育,但极富有爱心。30岁的年纪在中国应该是“而立”阶段,但这个基督徒却经营着一所孤儿院。此前这所孤儿院的名字叫“God's Love children Orphanage Home”,后来改为“Hope For Uganda Children Orphanage Foundation”。牧师的解释是希望孤儿院成为一个中立的机构,不仅针对基督徒,而且希望孤儿院成为不受宗教和文化差异影响的孩子乐园。大好年华去经营基督孤儿院,这在中国近乎不可能,然而在乌干达,却有一批这样的青年,因为信仰而去开设一家孤儿院。

“希望乌干达儿童基金会”是一个基督教社区救助型的非政府组织,孤儿院位于乌干达东部布杜达地区。2018年12月由 Jossey A. Wamboka 创建,社区在 2010 年、2015 年和 2018 年分别接收了三次在山体滑坡后失去父母但幸存的儿童,而由于艾滋病等因素导致地区人口流失,这家孤儿院的儿童数量不断增加。因为食物缺乏,很多孩子没有稳定的食物来源,不得不从垃圾堆中获取食物,在街头觅食。社区中存在的苦难,引起了 Wamboka 牧师和他的基督教团队的注意,于是他们开办了这所孤儿院,以帮助孩子们拥有更好的未来。目前孤儿院有 300名孩子。

由于位置在东非内陆国家乌干达,这所孤儿院鲜为外界所知。采访中,笔者得知Wamboka并没有去过美国,但孤儿院得到了美国一些基督教会组织的支持,总金额近800美元,在这一笔经费后再无援助。由于新冠疫情,许多由外界提供的日常性支持大量减少,后来则完全停止。虽然大部分支持只是花销在必备的食物上,每天给孩子们提供一顿饭,但Wamboka依然表示,要缓解现在的困境心有余而力不足,孤儿院面临巨大的维系困难。

困难主要有:(1)食品不足。孤儿院在喂养儿童方面面临挑战,导致许多儿童在饥饿中度日,尤其是疫情期间面临严峻的食物短缺,为了筹集资金,Wamboka甚至卖掉自己的衣服,以提供部分食品,但依然不够。当新冠疫情在乌干达暴发时,这对孤儿院产生了新的冲击,加剧了困境。(2)公共卫生差。很多孩子患有疾病,孤儿院一直无法治疗,而社区也缺乏良好的医疗条件,政府医疗基础设施薄弱,这导致不少孩子因此病死。(3)天气挑战。因孤儿院所在地区被丘陵包围,气温很冷,孤儿院没有足够的毯子和毛衣供孩子们在寒冷的天气里使用。由于寒冷,孩子们真的很痛苦。(4)教育匮乏。因为孩子很多,Wamboka决定带孩子去政府建设的学校,但很难买到书本、钢笔、制服等学习材料。在这里知识的传授特别低效。(5)缺少庇护所。这里没有足够的空间和房间供孩子们睡觉,没有足够的床垫、床、床单和毯子。

Wamboka去过北京,他希望得到中国的援助和支持。他以中国的俗话“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告诉笔者,他希望购买一块可以帮助孤儿院从事农业开发的土地,一旦能够种植作物和饲养动物,这就能帮助养活孩子,可以卖一些东西带来收入。由此看得出,他希望获得持续的收入,但通过自己的耕耘,实现春耕夏耘,秋获冬藏。此外还需要计算机和缝纫机,以帮助建设一所技术学校,培训残疾儿童一些技能,以帮助他们将来独立。此外,还需要为孩子们提供床、毯子和毛衣以避寒,如果可能,最好能优先为孤儿院建造足够的房间。

笔者不时翻看Wamboka的朋友圈,发现基本都是儿童受难的照片。有战争中被炸断腿的,有因为泥石流而无家可归的,有哭泣的,有伤残的,有饿死的,有亲人扛着棺材埋葬孩童的,等等。与中国的微信朋友圈基本表现自己是“有闲阶级”或努力打造某种“人设”不同,Wamboka的朋友圈都是孩子受难的悲剧,或是图片,或是视频。由于涉及最不发达国家的儿童食品以及医疗问题,我好奇地问道: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不提供帮助吗?Wamboka说没有,没有国际组织在乎这里。而谈及美国,Wamboka直言,在历史上,美国人在支持非洲孤儿院方面确实做了很大的工作,但现在少了。而当地政府没有给孤儿院提供资金或任何支持。当我问及是否曾向中国驻乌干达领事馆寻求帮助时,Wamboka坦言有过,但中方表示需要等很久才有可能实施援助(will take years and years)。

当结束首次英文采访时,我问Wamboka,有没有什么需要对中国朋友说?Wamboka回复称:“我们没有食物,即使今天(9月11日),孩子们从早上起就什么都没吃……而在9月12日有两个孩子活活饿死,很多孩子已经三天没有食物,除了简单的粥,我谦卑地请求中国的帮助。”而后,好几天内,他不断地问我“Good morning”,我想这是一种礼貌,是一种希望,也是一种催促。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