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国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记者手记:“仇俄”情绪困扰德国社会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5-27
摘要:新华社柏林5月25日电记者手记:“仇俄”情绪困扰德国社会 新华社记者张毅荣 “我当然担心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

  新华社柏林5月25日电 记者手记:“仇俄”情绪困扰德国社会

  新华社记者张毅荣

  “我当然担心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毕竟我们在这边工作和生活。”在德国图林根州工作的办公室职员尼娜说。

  尼娜来自俄罗斯梁赞。不久前,在柏林特雷普托公园里,她聊起俄乌冲突以来屡屡见诸德国媒体的“仇俄”事件时,显得气愤而无奈。

  “但我相信,普通人没有无端的恶意,仇恨或歧视是因为有人操弄。”尼娜告诉新华社记者。

  特雷普托公园内坐落着德国境内最大的苏军烈士陵园,建成于1949年,用于纪念在二战柏林战役中牺牲的苏联军人。

  今年4月,陵园里的纪念碑两次被涂上辱骂性标语。此后,陵园外安置了警用护栏,多辆警车在园内驻守、巡逻,纪念碑四周也新装了多盏探照灯。

  记者采访当天,原计划经由苏军烈士陵园的一场“挺俄”游行被柏林警方临时叫停。同一天,一场“反俄”游行在距离陵园数公里的柏林亚历山大广场进行。

  记者在亚历山大广场看到,地标“世界钟”周围人头攒动,满眼可见乌克兰国旗和谴责俄罗斯的标语。演说者和示威者群情激愤,一名路人经过,高喊“支持俄罗斯”,立即招致一片嘘声和谩骂。

  这名路人名叫娜杰日达,是已入籍德国的俄裔工程师。她在广场拐角处告诉记者:“我嫁给了德国人,我女儿是德国人,也是俄罗斯人。之前,我所住社区的一所俄文学校被人纵火。我女儿还小,我怎么能忍受这种威胁?”

  娜杰日达提到的俄文学校位于柏林东部的马察恩—海勒斯多夫区。3月的一天夜里,学校体育馆入口处遭燃烧弹袭击。区政府随后在网站上发表声明说,这是“出于政治动机、针对儿童的卑鄙行为”。

  4月中旬,德国联邦刑事侦查局局长霍尔格·明希说,德国每周约有200起针对俄罗斯裔或乌克兰裔的案件,主要涉及威胁、侮辱和破坏财产等。

  在柏林米特区,一家俄罗斯特色菜餐厅的经理克劳迪厄斯说,餐厅收到了大量包含侮辱性言语的仇恨电话和网络评论。事实上,这家餐厅雇有不少有乌克兰血统的员工。

  族群撕裂也蔓延到一向标榜自由独立的文化艺术领域。在不少博物馆、音乐厅、图书馆、美术馆门口挂起乌克兰国旗的同时,经常有俄罗斯音乐家、美术家的演出或展览被取消。

  3月初,著名俄罗斯指挥家瓦莱里·捷杰耶夫因未发声“与残暴战争保持距离”,被免去慕尼黑爱乐乐团首席指挥一职。捷杰耶夫迄今仍对外界保持沉默。

  “德国学校的俄罗斯孩童成了(‘仇俄’情绪)的出口,就连过世的俄罗斯文学家、作曲家也要背锅。”柏林历史悠久的腓特烈施塔特剧院经理贝恩特·施密特在一篇文化评论中写道,“询问俄罗斯艺术家对普京的看法?这个想法本身在我看来就是对历史的漠视……”

  在勃兰登堡门前,手持反战标语的柏林退休老人科尔内利娅对记者说:“我反对一切战争和仇恨。但我们德国人尤其要想清楚,是谁真正导致了战争,又是谁正在为战争付出代价?”


(责编:崔译戈、崔越)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dldaj.com 大荔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0021497号-9

站务联系QQ :

电脑版 | 移动版